玫瑰奶奶

02-ms-rose-16-9

走進東海大學校園,
一眼就能認出玫瑰奶奶的家,
因為那裡開滿了玫瑰花。
金髮、藍眼睛的玫瑰奶奶,
有個很美麗的中文名字──羅芳華。
玫瑰奶奶是東海大學音樂系的創辦人,
喜歡吹笛蕭、彈古箏、拉胡琴,
也愛喝普洱茶和烏龍茶,
家裡的牆上也掛滿書法和國畫。
是什麼原因讓玫瑰奶奶遠從美國德州來到台灣
一待就是五十年?

玫瑰奶奶又是如何走上音樂這條路的呢?

作者簡介:劉清彥

小學四年級的聖誕夜,在東海大學的教堂第一次看見玫瑰奶奶彈琴,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三十年後,終於有機會將她的故事寫下來。希望玫瑰奶奶生命的馨香之氣,可以感染每個閱讀這本書的大小朋友。學的是新聞卻熱愛兒童文學,每天專心創作和翻譯童書,也常到各地和喜歡圖畫書的大人演講或上課。

繪者簡介:李瑾倫、徐菀瑩
李瑾倫:
這幾年李瑾倫花很多時間到許多偏鄉小學講故事,故事講著講著,都希望可以留下一份禮物給小孩,到底可以送什麼禮物呢?不要是餅乾糖果而是希望有個「可以陪伴孩子能有多久就多久,容易用的小東西」。那個「可以陪伴孩子能多久就多久容易用的小東西」的東西後來決定是墊板。每個關心李瑾倫工作室的朋友,聽到工作是首件商品是墊板時,都是一臉詫異的神情。一張墊板大大的,上面可以放滿滿的圖,不是很棒嗎?這就是工作室成立的初衷:希望每個人都可以因「有好看的圖畫而心靈被餵得飽飽的」。
在Chinlun裡,90%商品都來自瑾倫的圖,另外的10%來自於夥伴。
Chinlun﹦圖+心意+溫暖+永遠的開心,把美好的事用最簡單的手繪來分享。

徐菀瑩:
1980年台灣出生,是個以繪畫為生活的人,喜歡用繪畫帶給大家開心和舒服的感覺。因為家人和許多朋友的鼓勵與幫助,希望用繪畫繼續接下來的人生,並且持續努力創作中。

熱烈推薦

閱讀分享:《玫瑰奶奶》羅芳華博士奉獻台灣音樂教育

四十多年來,她是學生的嚴師,也是慈母

四十多年前,有一位二十八歲的美國傳教士踏上了台灣的土地。她由台北搭乘火車南下,映入眼簾的,盡是一望無際的田野,夾雜著不遠處湛藍的海岸線與蓊鬱群峰。她在心中驚呼:「我真的可以住在這麼美麗的國家嗎?」歲月悠悠,轉眼間青絲已成華髮,但音樂博士羅芳華(Juanelva Rose)卻依然沒有離開這座蕞爾小島。她不但在一九七一年創辦了東海大學音樂系,且埋首栽培莘莘學子迄今,於日前榮獲教育部頒發的「教育貢獻獎」。

「我很感謝母親,沒有她,就沒有今天的我,」羅芳華接受講義採訪時表示。她成長於美國德州的小農莊,儘管家境並不富裕,但擔任教職的母親仍以「交換課程」的方式,請來附近唯一一位教琴的老師指導羅芳華。「我其實曾想:我絕對不會當鋼琴老師,」羅芳華笑著說,「我那時候年紀很小,每天只想玩,不甘願乖乖練琴,被逼到鋼琴前,也只是做做樣子。但我的母親很有辦法,她不打我,也不罵我,一路引導著我步上音樂之路。」久而久之,羅芳華也彈出了興趣,大學主修鋼琴、豎笛及管風琴,爾後一路攻讀到博士。除了在美國的大學教音樂,身為虔誠基督徒的她,也長年在教會演奏管風琴,且一直懷抱著成為傳教士的夢想。

一九六五年,羅芳華取得傳教士資格,受衛理公會指派到台灣的東海大學,為期三年。「當年的資訊並不普及,台灣在哪裏?我翻地圖後才知道,」羅芳華說。她本來以為,自己來台灣只不過短短三年,不料她一開始就愛上了這塊土地,完全沒有適應不良的問題。「我喜歡台灣的風景,喜歡台灣的人,」羅芳華說,「剛到東海的時候,有空我就到台中市街,去品嘗從來沒吃過的小吃,而且都覺得很美味。」

四十多年前,台灣的音樂教育尚在啟蒙階段,全台僅有兩所大學設有音樂系。「那時東海有一間音樂室,裏面放了一部唱機,也有幾張國外的原版唱片,」羅芳華回憶,「當年大家在台灣多半只能買到盜版唱片,音質很差,因此這間音樂室吸引了很多學生前往聆聽,有些甚至是校外的學生。」羅芳華很快就發現,其實喜歡音樂的學生很多,只是缺乏學習管道,而創建音樂系,也是她來台最重要的使命。然而創業維艱,羅芳華除了四處奔走,向國外大學的基金會募款,積極尋找資源外,也花了許多精力尋覓適任的老師。東海音樂系創系初期招收了十二名學生,只有羅芳華一名專任老師、兩名兼任老師,辛苦自然不在話下。不過,談起創系點滴,羅芳華十分淡然:「我不認為自己有多了不起,只是盡自己的本分。如果有一點成就,那也是許多人一起幫助我達成的。」

羅芳華認為,學音樂不僅是技巧的磨練,更是人格的鍛鍊。「音樂能讓人安定,讓人了解耐心的重要。確實有天才型的學生,但這樣的學生若不努力,也會很快被認真練習的學生超越,」她說。因此,羅芳華教學非常嚴格,每學期開學前,她都會告訴學生:「我的使命是好好教,你們的使命是好好學。如果你們自己不把握學習機會,課程沒有通過是你們自己的事。」她也要求學生每周進行實習演奏課、大三學生必須舉辦三十分鐘的獨奏或獨唱會,到了大四,演出時間更延長為一個小時,這對當年台灣的音樂教育而言,都是創舉。

羅芳華是學生的嚴師,亦是慈母。遇到家境清寒的學生,羅芳華總不吝惜幫忙;當學生有情緒問題,羅芳華也是他們最好的傾訴對象。也因為如此,許多學生在畢業後仍與她保持聯繫。最讓羅芳華欣慰的則是,看到自己調教出來的學生在音樂舞台發光、發熱,奉獻一己所長。談到這裏,教學四十多年的羅芳華也不免感歎,也許是因為現代的孩子什麼都不缺,也因此失去了學習的動力。「仍有許多優秀、上進的學生,但普遍來說,還是以前的學生比較努力。現在很多學生外務太多,無法專心在課業上,真的很可惜。」羅芳華也察覺現在社會有逐漸物質化的趨勢,她最希望告訴所有年輕人的則是:「不要一切都往『錢』看,金錢絕對不是最重要的生命目標。」

羅芳華說:「信仰不是口號,而是生活方式。」而她確實將愛分享給身邊的所有生命,包括許多流浪動物。她有一隻叫「小乖乖」的狗兒,撿到時有嚴重的皮膚病,且不良於行。經過獸醫檢查,發現這隻狗兒已經十多歲了,但羅芳華仍然決定收養牠。在她的悉心呵護下,狗兒重新長出了漂亮的毛,更恢復了行動能力。除此之外,羅芳華家中還有許多隻貓狗,都是她十多年來陸續收養的。最讓羅芳華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在路上看到捕狗隊抓狗,她於心不忍地攔下捕犬車,一口氣認養了七隻小狗,幫牠們治病、尋找新主人。羅芳華說,自己沒什麼遠大的目標,只是希望盡己所能,幫助身邊所有的生命。「我很感謝上帝的安排,讓我來到台灣,來到東海。否則,我會錯失多少有趣的事物呢?」羅芳華笑著說。

資料來源【講義雜誌B】第262期

書名 玫瑰奶奶
作者 劉清彥
繪者 李瑾倫、徐菀瑩
商品編號 TW689
頁數/開本 21.8×26.8cm/48頁
印刷 彩色/精裝
適讀年齡 小學一、二年級
國際書號ISBN 9789866205439
定價 港幣86元(道聲之友:港幣73.10元)
購書連結 道聲出版社

(斷版)那邊阿嬤和這邊阿嬤

01-achara-san-to-kochara-san-16-9

向陽山丘上,有兩棟房子
分別是那邊阿嬤和這邊阿嬤住的,
她們一個種牽牛花,一個種紫茉莉。
「還是牽牛花最有夏天的味道。」那邊阿嬤說。
「不、不,是紫茉莉最有夏天的味道」這邊阿嬤說。
她們倆誰也不讓誰。
小朋友一會兒驚艷牽牛花像小精靈的裙子,
一會兒又新奇紫茉莉像小矮人的帽子。
那邊阿嬤和這邊阿嬤使出渾身解數,
就為了要奪得小朋友的喜愛和認同。
到底是哪一種花又漂亮又好玩呢?

讓我們一起跟著這群小朋友來看看吧……

作者簡介:須藤麻江

出生於東京,御茶水女子大學兒童學系畢業。曾經參與製作幼兒節目,後來成為作家、圖畫書創作者。圖畫書代表作包括:《阿松爺爺的柿子樹》(道聲)、《女管家玉子女士駕到》(偕成社)、《日光浴石頭》(福音館書店「兒童之友年中版」)、《嗚~ 嗚嗚》(福音館書店「兒童之友0.1.2」)等等。也在東京都內的幼稚園帶領遊戲課程。

繪者簡介:前田真由美

出生於神戶市。神戶女學院大學英文系畢業。原為銀行職員,後來成為圖畫書插畫家,專門創作花草相關的圖畫及文章。代表作包括:《芋蟲帕比裁縫師》、《建造夢想中的花園》(以上皆為PHP研究所出版)、《捻花惹草:友好庭園》(岩崎書店)、《愛上亞麻布》(文化出版局)等等。現居京都市。

譯者簡介:米雅

出生於嘉義市,政治大學東語系畢業,日本大阪教育大學碩士。曾任教於靜宜大學日文系十餘年,目前專職寫作、翻譯與繪畫。代表作包括:《桃樂絲的洋娃娃─彭蒙惠的故事》(宇宙光)、《在微笑的森林裡吹風》(人光)、《另一雙眼睛─窗道雄詩選集》(信誼)等。另譯有:《阿松爺爺的柿子樹》(道聲)、《熊與山貓》(小天下)、《怕浪費的奶奶》(三之三)等書。

熱烈推薦

閱讀分享:走出自己的那一座山丘 (米雅/兒童文學工作者)

本書的作者是須藤麻江女士,她同時也是膾炙人口的《阿松爺爺的柿子樹》的作者。翻譯這本書的期間,讓我最感興趣的是,作者為甚麼老是拿相鄰的老人來作文章呢?其實如果回到日本民間故事的範疇去思考,會發現這一類鄰居之間互相比較的故事還不少見,最有名的大概就是〈開花爺爺〉和〈取瘤爺爺〉兩則故事吧。不管那一個故事,愛模仿愛比較的那一方終究都沒有好下場。須藤麻江從民間故事的傳統中攝取養分,直指日本人愛比較的心理,卻又走出和民間故事相異的圓滿結局。

日本人愛和別人比較是出了名的,我在留日期間閱讀到的社會現象包括:情人節當天,未收到或收到較少「義理巧克力」(女性用來酬謝男性上司、同事及友人等的「人情」巧克力)的男性,會偷偷到百貨公司去收購巧克力,回家好偽裝自己在職場上的好人緣。另外,還有許多日本太太連丈夫回家的時間都要互相比較,他們要丈夫多去應酬,最好比鄰居的丈夫晚回家,用此證明自己先生推展事業的幹勁和能力。諷刺的是沒有應酬又回不了家的先生們竟也造就了小鋼珠店的蓬勃發展!

在這樣的社會氛圍裡,日本的小孩也難逃老是被父母拿來和別人比較的命運吧。唸哪一所學校要比,成績當然要比,更有甚者連中午帶去學校的便當也要比呢!須藤麻江用頑固的老人暗示根深蒂固的日人心理,探討的明明是嚴肅的文化現象,卻用朵朵花卉輕輕柔柔的帶出訊息,故事讀來淺顯易懂,實在高竿。故事中那邊的阿嬤和這邊的阿嬤成天比來比去,絲毫沒有喘息的時間。其實,當我們把某人視為比較對象時,我們很容易像兩位阿嬤一樣,陷入高抬自己並故意貶抑對方的格局裡。但是如果把眼光放大,各自走出那座山丘,就會發現這個世界何其大,是永遠比不完的。如果能夠跨越比較的門檻,互相接納與欣賞彼此的美好,原本不相關的兩個世界,也能蔓延成一大座人人稱羨的美麗庭園!

故事中出現的三種花在台灣都很常見,牽牛花的英文名字是morning glory(晨光的榮耀),而日文則是「朝顏」,在不同的語言體系裡它和早晨的印象密不可分;紫茉莉在台灣俗稱「煮飯花」,意即黃昏時刻要煮飯的時候就會開的花;松葉牡丹則是一般所稱的「午時花」,太陽越大的午間時刻,開得越是美麗。作者從這三種花的特性巧妙的織就了這樣一篇故事,除了賞花還讓小讀者們順道學會「玩花」的不同方式,甚至還找來庭園花卉達人前田萬友美擔任畫者,就知性、娛樂性和視覺享受而言,實在是令人愉快的一本書。
我譯著譯著,不由得期待著生存壓力日漸龐大的台灣孩子和大人們,也有機會走出自己的山丘,去遇見讓自己的生命格局有所不同的那一朵松葉牡丹。

書名 那邊阿嬤和這邊阿嬤
作者 須藤麻江
繪者 前田真由美
譯者 米雅
商品編號 TW687
頁數/開本 21.8×24.8cm/32頁
印刷 彩色/精裝
適讀年齡 小學一、二年級
國際書號ISBN 9789866205422
定價 港幣80元(道聲之友:港幣68.00元)
購書連結 道聲出版社